●植髮效果會因個人體質差異而有所不同●


我的抗禿心路歷程──與所有想植髮的朋友分享

◎ 吳文藝醫師

開了植髮診所後,我深深覺得,頂上無毛,真是男人最大的困擾。

每天我坐在診所裡,總是接到無數徬徨的禿髮一族來求助。有親自來診所諮詢的,也有打電話來、留言給我、寫 e-mail 的,甚至還有許多,寄照片請我幫忙診察的朋友。

聽這些朋友娓娓道來,自己受禿髮困擾多年的心情,尤其近年來,禿髮年齡層有下降的趨勢,更有許多年輕人既難過又焦急的問我:「吳醫師,我的頭髮這樣,植髮真的能解決嗎?我已經禿到髮型都遮不住,去剪髮還要被髮型師問。朋友說『你禿頭囉?』,雖然用意是關心我,但我聽著,只覺得很刺耳……」

這些找遍偏方、想辦法靠髮型甚至戴假髮、花費龐大金錢去健髮,只為遮蓋一塊稀疏頭皮的故事,都讓我想到了自己,從前的自己。


植髮醫師,也是禿髮過來人

許多朋友不知道,其實我也曾是雄性禿的一員。直到現在,我仍然每天服用 Finasteride 1mg,在對抗著這個基因中就已遺傳下來的問題。

當年的吳文藝醫師
頭髮明顯稀疏

這個問題是很多年前,我還在醫院工作時發生的。那時我是一位大醫院裡的醫師,日夜都忙著為病患看診、手術。作息不正常、壓力大的生活型態,是醫療工作的常態,因此,起初我並沒有特別在意,只專注投入於工作之上。
因工作科別的緣故,有許多病患,是像候鳥一樣,一年回來一次的。候鳥提醒人,一個季節的來到,但我的病患卻提醒了我:「吳醫師,才一年不見,你怎麼,看起來像老了很多啊?」

原來,我禿頭了。禿了前額及地中海,加上醫師工作累積下來的疲勞,這些好久不見的病患們說,我看起來,像老了 10 幾歲。當時才 40 歲的我,看起來簡直像 50 幾歲的「歐吉桑」。


抗禿路上,瞎子摸象

起初,我也像許多來到我診所的朋友,拼命的使用各種民間偏方,如生薑抹頭皮,抹得頭皮又紅又腫,說不定頭髮都因此多掉了好幾根,但仍然沒有半點效用。

接下來,我放棄用偏方生髮,決定前往知名的假髮廠商,購買「量身訂做」的固定式假髮。一開始,我興沖沖的花了好幾萬元,買了 2 頂假髮打算輪流使用,但才戴了不到 1 天,我就受不了假髮的悶熱及不自然,又深怕被人看穿戴假髮,被問被嘲笑。這種不舒服加彆扭的心情,讓我回到家後,對著鏡子越看越生氣,覺得這麼欲蓋彌彰是為何?於是,那天我就把 2 頂假髮、幾萬元全扔進了垃圾桶,扯下假髮時,上面固定頭髮的夾子,還把我原本就少的可憐的頭髮,夾下了好幾根。

靠植髮手術,終於一勞永逸
很快的,我就想到了到醫院裡面的整形外科求助。那時在工作醫院的整形外科,原本都已排定了植髮手術時間,還好在手術前,我身為醫師的知識提醒了我,要去看看整形外科同事曾動過哪些植髮手術。這一看,嚇得我連忙取消預約,原來在當年,他們一整個整形外科,1 年都開不到 1 台植髮手術,幫我動刀的醫生,更是不用說了。

最後,好在我英語能力不錯,就靠著蒐集國外植髮資訊,我到了國外動植髮手術,獲得了滿意的成果。

吳文藝醫師植髮術前術後照


原來,植髮醫師是這樣來的!
因著自己的這些親身經驗,在國外植髮時,發現這真的是一項對許多禿髮朋友有很大幫助的手術,但植髮是「醫學院沒教的事」,很多醫生對植髮一無所知,當時國內出國進修過國際最新植髮技術者,也是少之又少。故當時我在台灣,想要獲得與國外相同的植髮效果,簡直是求醫無門,唯有漂洋過海,向西方取經。

在這因緣際會下,我在國外學習了專業的植髮手術技術,並在國外的診所實習後,把這項專業的技術帶回了台灣,並開了專門的植髮診所「萌髮診所」,希望能幫助到所有禿髮的朋友,像我一樣透過手術擁有濃密頭髮,重拾信心。

一直到今天,我參加國際植髮醫師的聚會時,也發現很有趣的現象:這些植髮醫師,原本都像我一樣,在經過專業植髮手術訓練前,來自於一般的科別,如外科、婦產科……,但在一個機緣之下,他們也轉而研究起植髮手術的精髓。

促使他們「轉業」的轉捩點,原來,跟我一樣,他們也遇到了禿髮危機!


新的「候鳥」分享喜悅

現在,我的診所裡,也有一群新的「候鳥」,半年到一年後,總會回來一次。這些,是在萌髮植髮手術後,要跟我分享頭髮生長成果的朋友。

這群「候鳥」常撥來感謝的電話、e-mail,甚至在我手術時,耐心地坐在辦公室等我,只為等我出來,跟我說一句:「吳醫師!我的頭髮都長出來啦!效果很好!」看著患者欣喜的表情,總讓我覺得,好像當初手術後,那個新生的自己!

現在,我覺得好像越活越年輕,不僅是因為,我不再是個「禿頭歐吉桑」,也因為這些我親手植髮的朋友,常常跟我分享喜悅,以及生活的活力:「吳醫師,感謝你,我交到女朋友啦!」

謹以此文,獻給所有萌髮診所的朋友,以及在禿髮路上徬徨的朋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