萌髮診所 Taiwan Hair Transplant醫師資歷

  •  

     

    植 髮 證 書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  
     國際植髮醫學會 Fellow 榮譽會員認可證書        

     
         
    美國植髮醫學會專科醫師證書

      


     2014年、2018年 美國植髮醫學會  吳醫師被任命為考試委員證書


     


    資歷與學會介紹

     

     

    國 際 植 髮 醫 學 會  Fellow 會員  
     

    Fellow 會員經由ISHRS評審,針對成績、技術、學術、研究上的成就及貢獻;在全球會員中,Fellow 會員授權使用代表特殊身分的金色徽章,以資識別。

    會員達到國際植髮醫學會 FISHRS 的身分是一個特殊的榮耀。代表個別的醫生在植髮的領域上不斷地精益求精,是被肯定的。

     
         國 際 植 髮 醫 學 會

     

     

    國際植髮醫學會 ISHRS 是世界最權威的非牟利頭髮修復醫學團體之一,總部設在美國,定期舉辦學術會議,旨在提高植髮醫生素質及對病人的責任感。以往任何註冊醫生,只需繳納會費,便可成為會員 Member ,在網頁內使用 ISHRS 的會章。但是卻發生某些醫生入會只為宣傳,從未積極參予任何繼續教育; ISHRS 為了讓世界各地人士,能進一步了解個別醫生的專業水平,經過兩年的籌備,在2013年推出國際評級制,將會員分作三個等級:初級會員 Associate Member, 普通會員 Ordinary Member ,和 Fellow 會員。

    初級會員
    (無須考核)
    不得使用會章
    普通會員
    (無須考核)

    Fellow榮譽會員


    醫生執照 醫生執照 符合普通會員
      教育承諾 ISHRS挑選
        對植髮科研作出貢獻
        通過ISHRS多方面評核



     
     
       美 國 植 髮 醫 學 會
     
    美國植髮醫學會 ABHRS : 是一專業的獨立機構。專門從事審核植髮醫生的專業能力、學術、技巧及操守,提供給大眾參考有達到合格標準的醫師名單。
    第一屆 ABHRS 考試於1996年在紐約舉行,之後每一年都定期舉辦考試。考試包括筆試及口試兩部分,考生必需通過兩部份始為合格。
    在全球眾多的植髮醫師中,目前有一百多人通過考試,獲頒專業認證。吳文藝醫師在2011年通過考試合格,獲頒專科認證。
    吳醫師能獲頒此一殊榮,是代表我們的專業備受國際學術肯定;這是我們的驕傲,也是台灣的光榮!

    中華民國植髮醫學會 現任理事長

     

    我的抗禿心路歷程-與所有想植髮的朋友分享  ◎ 吳文藝醫師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開了植髮診所後,我深深覺得,頂上無毛,真是男人最大的困擾。

    每天我坐在診所裡,總是接到無數徬徨的禿髮一族來求助。有親自來診所諮詢的,也有打電話來、留言給我、寫 e-mail 的,甚至還有許多,寄照片請我幫忙診察的朋友。

    聽這些朋友娓娓道來,自己受禿髮困擾多年的心情,尤其近年來,禿髮年齡層有下降的趨勢,更有許多年輕人既難過又焦急的問我:「吳醫師,我的頭髮這樣,植髮真的能解決嗎?我已經禿到髮型都遮不住,去剪髮還要被髮型師問。朋友說『你禿頭囉?』,雖然用意是關心我,但我聽著,只覺得很刺耳……」

    這些找遍偏方、想辦法靠髮型甚至戴假髮、花費龐大金錢去健髮,只為遮蓋一塊稀疏頭皮的故事,都讓我想到了自己,從前的自己。

     

    植髮醫師,也是禿髮過來人

    許多朋友不知道,其實我也曾是雄性禿的一員。直到現在,我仍然每天服用 Finasteride 1mg,在對抗著這個基因中就已遺傳下來的問題。

    這個問題是很多年前,我還在醫院工作時發生的。那時我是一位大醫院裡的醫師,日夜都忙著為病患看診、手術。 作息不正常、壓力大的生活型態,是醫療工作的常態,因此,起初我並沒有特別在意,只專注投入於工作之上。

    因工作科別的緣故,有許多病患,是像候鳥一樣,一年回來一次的。候鳥提醒人,一個季節的來到,但我的病患卻提醒了我:「吳醫師,才一年不見,你怎麼,看起來像老了很多啊?」

     

    原來,我禿頭了。禿了前額及地中海,加上醫師工作累積下來的疲勞,這些好久不見的病患們說,我看起來,像老了 10 幾歲。當時才 40 歲的我,看起來簡直像 50 幾歲的「歐吉桑」。

     

    抗禿路上,瞎子摸象

    起初,我也像許多來到我診所的朋友,拼命的使用各種民間偏方,如生薑抹頭皮,抹得頭皮又紅又腫,說不定頭髮都因此多掉了好幾根,但仍然沒有半點效用。

    接下來,我放棄用偏方生髮,決定前往知名的假髮廠商,購買「量身訂做」的固定式假髮。一開始,我興沖沖的花了好幾萬元,買了 2 頂假髮打算輪流使用,但才戴了不到 1 天,我就受不了假髮的悶熱及不自然,又深怕被人看穿戴假髮,被問被嘲笑。這種不舒服加彆扭的心情,讓我回到家後,對著鏡子越看越生氣,覺得這麼欲蓋彌彰是為何?於是,那天我就把 2 頂假髮、幾萬元全扔進了垃圾桶,扯下假髮時,上面固定頭髮的夾子,還把我原本就少的可憐的頭髮,夾下了好幾根。

     

    靠植髮手術,終於一勞永逸

    很快的,我就想到了到醫院裡面的整形外科求助。那時在工作醫院的整形外科,原本都已排定了植髮手術時間,還好在手術前,我身為醫師的知識提醒了我,要去看看整形外科同事曾動過哪些植髮手術。這一看,嚇得我連忙取消預約,原來在當年,他們一整個整形外科,1 年都開不到 1 台植髮手術,幫我動刀的醫生,更是不用說了。

    最後,好在我英語能力不錯,就靠著蒐集國外植髮資訊,我到了國外動植髮手術,獲得了滿意的成果。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原來,植髮醫師是這樣來的!

    因著自己的這些親身經驗,在國外植髮時,發現這真的是一項對許多禿髮朋友有很大幫助的手術,但植髮是「醫學院沒教的事」,很多醫生對植髮一無所知,當時國內出國進修過國際最新植髮技術者,也是少之又少。故當時我在台灣,想要獲得與國外相同的植髮效果,簡直是求醫無門,唯有漂洋過海,向西方取經。

    在這因緣際會下,我在國外學習了專業的植髮手術技術,並在國外的診所實習後,把這項專業的技術帶回了台灣,並開了專門的植髮診所「萌髮診所」,希望能幫助到所有禿髮的朋友,像我一樣透過手術擁有濃密頭髮,重拾信心。

    一直到今天,我參加國際植髮醫師的聚會時,也發現很有趣的現象:這些植髮醫師,原本都像我一樣,在經過專業植髮手術訓練前,來自於一般的科別,如外科、婦產科……,但在一個機緣之下,他們也轉而研究起植髮手術的精髓。

    促使他們「轉業」的轉捩點,原來,跟我一樣,他們也遇到了禿髮危機!

     

    新的「候鳥」分享喜悅

    現在,我的診所裡,也有一群新的「候鳥」,半年到一年後,總會回來一次。這些,是在萌髮植髮手術後,要跟我分享頭髮生長成果的朋友。

    這群「候鳥」常撥來感謝的電話、e-mail,甚至在我手術時,耐心地坐在辦公室等我,只為等我出來,跟我說一句:「吳醫師!我的頭髮都長出來啦!效果很好!」看著患者欣喜的表情,總讓我覺得,好像當初手術後,那個新生的自己!

    現在,我覺得好像越活越年輕,不僅是因為,我不再是個「禿頭歐吉桑」,也因為這些我親手植髮的朋友,常常跟我分享喜悅,以及生活的活力:「吳醫師,感謝你,我交到女朋友啦!」

    謹以此文,獻給所有萌髮診所的朋友,以及在禿髮路上徬徨的朋友。
     

              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台北市中山區南京東路三段21號8樓